第四章太年轻太简单(1/2)

加入书签

  骑士部与魔法部由于教学管理上的截然不同,实际上是完全独立的两部分,魔法部的主体在学院中心的教学区和研究区,这里到处都可以看到高耸的魔法塔与雄伟的教学楼,而骑士部则分散在学院周边的演武场,森林以及宽阔的草场,其范围一直可以延伸到帝都外围很远的阳炎山脉。

  与法师部的学生们吃住都在法师塔里不同,骑士部的孩子们就要苦逼的多了,他们呢开学时会被发放一张简陋的行军帆布,这是让泛大陆军人们又爱又恨的东西,它既可以裁剪成轻便的贴身布甲,也可以用来搭建休息的帐篷,冬天裹在身上可以保暖,夏天则可以绑在树上当吊床乘凉。

  行军帆布实在是太好用了,然而使用它就意味着不知何时才能停止的行军生活,在风雨中躲在帐篷里瑟瑟发抖终究比不上在温暖的城堡里舒服。而骑士部却决定放养自己的学生,让他们在学院里就依靠身边简单的工具生活,从而适应将来更加艰苦的军旅生涯。

  没有宿舍,没有可口的饭菜,只有自己拿树枝和帆布搭建的帐篷和难吃的大锅饭,甚至在学院的六年里连床都睡不上——当然,学院并不反对你自己去做一张床,不过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那实在是技术活。

  在帝都城外的夕阳草原上,金发自然卷的少年左右顾盼,发现四周并没有什么活动的人影,才弯下腰,把手直直插入地面之中,然后猛的向上一掀,一块附着着草皮的厚实木板就这么被他掀了起来。

  隐藏在木板下的是一个只容一人进出飞圆形的洞口,少年直接跳进洞中,顺手将木板重新盖到洞口之上。

  “我回来了啦!”

  洞深约两米,到了洞底,是一个不算宽敞的空间,劣质的魔能水晶灯散发着微弱的橘色光芒,照亮了只有一张小桌子,一个书架,还有一张并不怎么结实的小床的洞穴。直到回到这里,少年才松了口气,然后向往常一样大声宣布着自己的归来。

  “少年,能跟老师好好解释下你私自囚禁女孩子的问题吗?”

  让少年完全傻眼的是,凪却比他早到了一步,她正把宽大的法师帽抱在怀里,坐在桌子边,和同样坐在桌边的一位绑着马尾的茶发少女交谈着,而看到他的归来,凪则缓缓转过头,用犀利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  “我想我能解释。”

  少年满头大汗地对凪道。

  “死刑,立即执行。”

  凪像玩笑一样的话却让少年突然觉得自己失去了呼吸的能力,他两手抓着自己的嗓子,跪倒在地上,拼命的咳嗽着。

  “不要,凯撒,好人。”

  看到这一幕,茶发少女伸手拉住凪的袖子,摇着头道。

  “哼,既然安吉拉为你求情,咱就勉为其难的听你解释下好了!”

  凪本来也没有真的干掉这个倒霉孩子的打算,她把双臂抱在胸前,以看人渣地眼神望着名为凯撒的少年。

  “咳咳,要死要死要死,刚刚差点真的死掉了!”

  少年又干咳了一阵,才用袖子摸了摸嘴,把腰直了起来。

  “实际上,在前天训练结束后,我一个人回家的路上,却撞见了安吉拉。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