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一章(1/2)

加入书签

  第二日青瓷睁眼时,隔着窗户窗纱床帐仍旧让青瓷睁眼的瞬间马上抬手挡在眼前,混沌了一小会,身子的疲乏马上传进了脑中,昨晚的胡闹画面也清晰的印在了脑中挥之不去,嘤咛一声,整个人都埋进了锦被中。

  一个翻身就让某个羞人的地方更为不适,青瓷狠狠捶了一下枕头。

  这个混蛋!

  昨晚都那样求他了,一直说马上马上,结果呢?

  混蛋混蛋!!

  青瓷只把枕头当做公子玉一通乱锤。

  “咳。”

  “姑娘醒啦?”张妈妈带笑的声音响起。

  青瓷身子一僵,根本就不好意思回头看张妈妈。玉白的脖颈背上红痕遍布,一瞧就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。张妈妈双眼笑眯眯的,自家主子哪里是不行,分明是之前一直守着礼呢!

  两人都不喜人近身伺候,这屋子后面又连着温泉汤池,这屋里从不要水,张妈妈原本想着人都带进府了,后来又得知是从小一直长大的人,以为两人早就不清不楚了呢,结果今天看见昨晚换下的床单,嘿嘿。

  也知青瓷这会怕是羞恼不肯见人的,勉强收住笑意,正经道:“奴婢把衣裳搁在这,姑娘好了唤一声,奴婢就在门口。”

  青瓷还是没动,似又睡去了。张妈妈无声的笑了笑,体谅她女儿羞涩,放下衣裳无声的退了出去。

  许久之后青瓷将被子一扯盖在了头上,在被子里破罐破摔的磨牙了好一会,被憋得满脸通红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从里面探出脑袋,掀开被子起身,穿鞋走到铜镜前,然后刚刚被强压下去的羞红再次浮上了脸颊。

  昨晚青瓷哭求无用,最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,直接昏睡了过去。公子玉抱着她去后面梳洗又给她换上了新的小衣。小衣是青绿绣蓝白并蒂莲的,青瓷肤白如玉,这样鲜嫩的颜色穿在她的身上只会相得益彰。

  青瓷略过小衣,看着脖子上的红痕,腰间隐隐被手掐出的青痕,身上的还好说,脖子上的怎么挡,现在大夏天的!

  公子玉在哪,我要弄死他!

  张妈妈守在门口,厨房来了个小丫头。

  “妈妈,姑娘起没有,在哪里摆饭呢?”

  现在都到了午膳的时辰了,张妈妈点头,“起了,就摆在偏厅吧。”

  小姑娘应了,正欲转身,脚步一顿,又回头看着张妈妈,“李妈妈还问,这补汤是这几日都要?现在这天儿这么热,怕是不要这么补罢?”王府的厨房里,好几个妈妈都是精通药膳的能手,今早张妈妈吩咐她们就备下了,只是这大热天的,姑娘身子又没有其他问题,别补出问题来了,让小丫头来问问,免得到时候出了问题她们还担责。

  二人就在门口的廊下,窗户微敞,声音清晰的传进了青瓷的耳朵里,穿衣服的动作一顿,然后就听张妈妈笑骂道:“你回那几个老婆子,出了事我担着怪不到她们头上去,别说那么多,这几天都备着!”

  青瓷抓着衣袖的手猛地一紧,现在特别想揍公子玉一顿,特别想!

  昨天晚上才传的话,今天午膳刚过,老夫人就兴冲冲的再次上门了,青瓷呆愣的看着老夫人塞进手里的嫁妆单子,“祖母?”青瓷还不知道这件事情。

  昨天甲一去谢家传话,不仅说了嫁妆越快越好,还说了,比太子妃的规阁高也行。这话听得老夫人一顿,然后和谢老爷子商量了一番,猜到了某个可能的猜测,当下又惊又喜。两人说了大半夜的话,所以今日起晚了,不然可能上午的时候就到王府了。

  “你看看,还少了什么,现在添都来得及。”

  昨天还问到底什么打算,今天就拿嫁妆单子给自己看了?青瓷疑惑的一会,然后想到了昨晚的胡闹,脸一红,怕是他昨晚派人说的,低头仔细看单子,不愿再去想昨晚的荒唐事。看着看着,脸上淡淡的绯红渐渐下去,眉心缓缓聚拢。

  将长长的单子放在一侧,凝眉看向一旁的老夫人。

  “怎么青釉的嫁妆也在里面?”

  当初,谢家可是青瓷管家的,哪怕已经过去几年,按着往年的来算,青瓷也知道谢家大概有多少钱。女儿家的嫁妆,本就是从出生就开始备下的,哪怕青釉代替青瓷出嫁,哪怕青瓷还不知道何时成亲,老夫人都是老早就备好了的。

  其他大件早已备好的先不说,就说钱,这单子上的钱,怕是已经掏空如今的谢家了,而且,这上面,更重要的,居然连青釉曾经的嫁妆也都在里面。

  “这事是我忘记跟你说了。”

  老夫人道:“青釉她去之前留的话,她的嫁妆全部退回留给你添妆的。”

  太子连储君的位置都不在意,更别说其他的身外之物了,只留了青釉贴身的物品当念想,其他的,全部退了谢家,比当初的嫁妆只多不少。青釉的嫁妆,和老夫人给青瓷的嫁妆,这两个加起来,别说一百零八抬了,青瓷粗略算了算,一百三十六抬怕都得使劲压实才行。

  而且,这压箱底的钱,竟然是十万金……

  “不行。”

  青釉的那份青瓷没有拒绝,那是她的心意,只是这钱,不行。

  “钱太多,祖母您拿回去吧,您知道的,我不缺钱,意思意思就行了。”

  青瓷真的不缺钱,这几年光是乔望舒那边的分红就有十多万两银子,不然在边疆的时候也不会那么大手笔了,后来公子玉更是连本带利的还了回来,说是放着他用的时候会说,从来没取过,还越放越多。

  真的,一点都不缺钱。

  青瓷坚持,老夫人更坚持,欣慰的看了她好一会,伸手理了理她的额发,“你是我养大的,你是谢家的女儿,我不心疼你,谁还来心疼你?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,也是你祖父的意思,生你养你,可最亏欠的,也是你。”

  这是自己的长孙女,她还在襁褓时就是自己带的,比孙子都重要。她听话,她懂事,就

章节目录